十年之后看《音像世界》

《音像世界》

Jonathan lee


  曾經有一本雜志叫音像世界,讓全國的歌迷為之向往,它曾伴隨我經歷了幾乎整個90年代,而這正是它的全盛時代。偶爾翻出當年褪色的雜志,感慨萬千,這本雜志已經不存在了,早已易名易主,面目全非。更重要的是,連同上面叱咤風云的超級巨星們也煙消云散了。誰是關淑怡?誰是陳慧嫻?誰是陳百強?
  雖然我們很容易從網上的搜索并下載到他們的歌曲,但如果你不曾與他們共同成長,哪能有半點感動?
四大天王也快沒有人提了,但四大之前卻是張國榮與譚詠麟的天下。如今他們一個早已做古,一個五十多歲還要裝嫩與新人搏市場,甚至不惜翻唱一個叫“刀朗”的家伙。幸好我從來也沒有喜歡過譚校長,否則會是多么地傷心和自愧的無地自容。
  這是一個新人輩出的年代,但在我眼里,自從90年代王菲之后,兩岸三地就再也沒有出過真正大牌的歌手。也許大家會說有周杰倫,但我能聽NIRVANA,喜歡RAP,HIP-POP,國外再前衛的音樂我也接受卻無法認同周董,除了千里之外等少數歌曲之外,我實在聽不下去。搖滾樂誕生60多年了,難道氣數已盡,就象近60年來再也沒有出現經典的交響樂一樣。
  音像世界最受我關注的欄目是:摩登談話,Morden Talking。這同時也是一支樂隊的名稱,很可惜這支樂隊水平實在一般,雖然他們被中國人翻唱的《路燈下的小姑娘》曾風靡一時。
  上面介紹的歐美音樂專輯,我們當年很難聽到,往往要按圖索驥,是我們挑選打口CD的葵花寶典。因此我們的青春是看著《音像世界》買打口CD度過的,因此也象那些進口唱片一樣不是缺了口就是扎了眼,殘缺不全。